您的位置: 資訊頻道 >> 職言不諱
海南招聘網分析-關聯企業混同用工,如何進行勞動關系認定?
職言不諱
2020-01-09    作者:海南直聘    來源:www.pointkid.com 2160

案 例:

      海南招聘網了解到,洪某于2017年8月應聘到A公司工作,并與A公司簽訂為期3年的勞動合同。2017年底,洪某被A公司調到B公司任財務主管。A公司系B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2018年1月起,洪某的工資發放主體、社會保險費繳納主體均為B公司,但勞動合同未作變更。直至2018年6月,B公司仍未與洪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2018年6月15日,洪某以B公司未及時與其簽訂勞動合同為由向B公司提出辭職。隨后,洪某向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B公司支付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和經濟補償。
      仲裁委員會裁決B公司支付洪某4個月的二倍工資差額,對洪某的其他仲裁請求不予支持。

分 析:
焦點一:B公司是否應當支付洪某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
      海南人才招聘網表示,《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
      本案中,洪某于2017年底被A公司調到B公司任財務主管。2018年1月起,洪某的工資發放主體、社會保險費繳納主體均為B公司,至2018年6月,B公司仍未與洪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仲裁委員會認為A公司和B公司雖屬關聯企業,但兩家公司均是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企業,均應按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與其員工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在A公司認可與洪某的勞動關系存續至2017年底的前提下,洪某自2018年1月與B公司建立勞動關系。
      根據《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五條的規定,僅能認為洪某非因本人原因從A公司被安排到B公司,洪某在A公司的工作年限合并計算為其在B公司的工作年限,但并不能免除B公司與洪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義務,B公司未與洪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行為違反了《勞動合同法》第十條、第八十二條的規定,因此B公司應當向洪某支付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

焦點二:B公司是否應當支付洪某的經濟補償?
      海南人才招聘網表示,《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勞動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條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
      《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一)未按照勞動合同約定提供勞動保護或者勞動條件的;(二)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的;(三)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四)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損害勞動者權益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致使勞動合同無效的;(六)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其他情形。用人單位以暴力、威脅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強迫勞動者勞動的,或者用人單位違章指揮、強令冒險作業危及勞動者人身安全的,勞動者可以立即解除勞動合同,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單位。
      本案中,洪某于2018年6月15日以B公司未及時與其簽訂勞動合同為由向B公司提出辭職,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因此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的條件,故仲裁委員會對洪某該項仲裁請求不予支持。

更多資訊,
盡在公眾號
大家都在看
av拍摄指南